制茶工艺是茶文化的一个符号

   制茶工艺是茶文化的一个符号

    80年代中后期,我筹建蒙山茶史博物馆时,有一天金华先生上蒙山参观,我们在品茶之余,谈及蒙山名茶选料与制作特色,他对智矩寺老和尚制贡茶的故事听得很有兴味。***后我结论式地说:蒙山茶从唐代至清末,1000多年皆为贡品,除了蒙山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外,是与制茶工艺不断改进与提高分不开的。可以说是文人学士的点染(诗文赞誉、代代不绝),僧侣、道徒的传说(融禅、茶于一味,饮仙茶而飞升),劳动人民的创造(培育茶树良种、改进制茶工艺),在种、采、制、饮中,创造出灿烂的蒙山茶文化。
    之后不久,金华先生创制的“徐公茶”系列名茶见诸报刊、电台、电视台。制茶工艺的改进与创新,是对茶文化的发展,制茶工艺是“茶文化”的一个符号,这个符号记录了一代一代的创制者们艰辛劳动的成果。朋友的成功,我倍感高兴,遥遥暗祝,愿你在这次飞跃后再有升华。

    茶德、茶艺与人生

    1993年初夏,名山邀请西南及湖北等省市的茶文化研究者在名山开“蒙山茶文化研讨会”金华先生听到消息,积极参与并在会上宣读了他的论文,得到与会同仁的好评。我高兴他不仅创制了以“徐公”命名的系列花茶,而且在茶文化的研究中又上层楼了。
    及至上蒙山茶博物馆参观,他见我为茶博物馆题写的“茶德”条幅。立即用相机拍下以作资料。我见他对此感兴趣,就扼要地向他介绍了蒙山茶德的基本精神是“廉、和、清、敬”,廉为魂,和为心,清为本,敬为形,简述之可概括为:廉以养德,和怡陶情,清人自洁,敬人以诚。”并讲了茶德与茶艺的表里关系。他也向我谈及在外地见到的一些茶艺表演,我们共感四川茶艺落后于人,茶德的宣扬更少人顾及。
    之后不久,我与几位朋友去他家品茶,他拿出品茶小杯,沏上他精制的花茶,随即放映了电视台为他录制的茶艺表演,使我惊喜不已。感到他对生活中的茶艺和表演的茶艺已有一定造诣,可称升堂入室矣!长此下去,建树定然不少。不觉信口吟到:碧潭飘雪味无 ,振兴蜀茶立奇功;欲问香茗何处有?武阳镇上找“徐公”。他当即要我写成条幅给他,可惜我生性疏懒,至今犹未兑现,甚感歉意。
    

没有了